<progress id="605u0"></progress>

    <strong id="605u0"></strong>
    <p id="605u0"><i id="605u0"><center id="605u0"></center></i></p>
    <legend id="605u0"></legend>

      十年一覺翻譯夢
      ——通過一筆經驗總結

      來源: 中國外文局翻譯專業資格考評中心   作者:田瑞雪

        2018年5月19日,一筆考試前一天。我向北京北四環考點附近的賓館走去。天開始下起蒙蒙細雨,行人紛紛張開雨傘。我沒有打傘,因為要找一棟建筑物。這座高層位于賓館正對面,是我工作過的某地方國企銀行北京分行所在地。建筑頂層裝飾著一個我再熟悉不過的標識。這個標志曾經點綴在我的絲巾,以及胸前工牌上。

        和它相伴時,我總在質疑這種奔波忙碌到無暇充實心智的生活究竟有多大意義。有人說,已過而立之年再去折騰簡直是自尋死路。有人說,不懂堅持,一事無成。可我知道,并不是所有夢想都值得堅持。無謂的堅持可能恰恰反映了一種不愿離開舒適區的懶惰、懦弱、無能。但很多時候,義無反顧迎來的不是掌聲喝彩,而是奚落質疑。

        五年前的五月,我拿著一張表格式公文,行走于二十多個部門請求主管領導簽字蓋章,最后走到當地行長面前。她盯住我的眼睛說:“你不要后悔,想回來沒有任何可能。”

        九年前的五月,母親在北京診斷出乳腺癌初期。整整九年,死亡陰影壓頂,我已從最初的恐懼、驚慌、憤怒,練就同齡人少有的鎮定沉靜。我知道沒有受過死亡威脅的同齡人,一心念的是歲月靜好。而我,想要的是一場對抗逆境的戰爭。

        透過雨簾,我向對面望去。驚異地發現,那個標識再也找尋不見。突然想起,《西游記》中的那句話——事以三成。2016年5月,第一次來到這個地點參加一筆考試,慘敗而終。第二次故地重游,成績提高不少,但依然敗北。今年是第三次。標識莫名消失可能意味著什么。也許,兩個月自律專注的能量悄然挪走了心頭那座憂郁猶疑的大山。

        2018年3月16日,我推掉所有翻譯項目,潛心備考。經過三年高強度職業翻譯實踐,我非常明白,一筆考題無疑也是一種翻譯文本類型。不了解、不把握這個領域的翻譯規律,以為自己日常一直在做翻譯,不關注考題的特殊規律,就不能做到知己知彼,自然無法把控考試風險。

        從哪里跌倒,就從哪里爬起。我再次反省前兩次考試失敗教訓,并寫在筆記本上。

        第一次慘敗教訓有:

        第一部分翻譯題:沒有分析考試大綱,想當然以為,要體現翻譯水平,就要再現原文風格,導致翻譯基調嚴重偏離閱卷標準。2016年一筆考試英譯漢部分,源文內容是亞馬遜電紙書,取材于報刊雜志。為了做到自己心目中的報刊文字“流暢可讀”,我加了不少連接詞,可謂是添枝加葉。漢譯英部分,源文內容是中國銀行簡介。當時看到考題既感欣喜,又感迷茫。欣喜的是,我平常翻譯過不少廣告文本,深得客戶好評,從中體會到翻譯市場對廣告文本的翻譯需求是創譯。中規中矩的翻譯常被客戶斥做中式英語。迷茫的是,如此復制“創譯”,閱卷老師怎么看?會眼前一亮,還是認為極端偏離源文?忐忑中,我最終采取了“創譯”法,對源文形式做了較大改動。第二部分審校題,第一次見到,完全摸不著頭腦,徹底迷茫。因為,待修改的譯文如果按日常翻譯公司審校標準來看,到處都是翻譯腔,可以說是“草木皆兵”。有的是硬傷,比如,billion是十億,待修改譯文是“百億”,改起來很容易。但有的似乎整個一句話都要改,怎么改?漢譯英審校是時政材料,也感覺處處都有錯,不知道如何下手。

        在這種迷茫、草木皆兵的印象中,2016年7月公布成績,分數很低,距離合格標準很遠,我沒有覺得有多意外。雖然慘敗,但這次考試明確釋放三條信息。 第一,按“創譯”標準對待一筆考試英漢互譯部分完全行不通;第二,審校題必須找到真題揣摩,看到底修改的是個別詞,還是整個一句話?是偏重審校語法錯誤、詞語翻譯錯誤、漏譯,還是整個一句的文風修辭?第三,漢譯英審校題差不多似乎都是時政材料。而我在三年從業實踐中接觸比較少,雖然平常一直在讀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》,但讀得還不夠,不夠深入,做筆記吸收的辦法不太對。

        沮喪歸沮喪。明確信息后,我第一時間去網上購買了外文出版社的《英語一級翻譯口筆譯考試大綱》,揣摩考試大綱,了解對翻譯速度的要求,視譯了英譯漢和漢譯英樣題,并與參考答案對比,了解到第一部分英漢互譯與二筆三筆難度一致,評分標準未變。為此,我給自己定下的備考策略是,繼續二三筆英譯漢備考辦法,翻譯經濟學人,繼續譯《名利場》,揣摩翻譯名家的翻譯技巧。漢譯英方面,繼續學習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》,并做筆記。審校部分,我分析了樣題,得出了這樣的結論:

        英譯漢審校部分考點有:

        1. 80%考察關鍵詞/易錯詞翻譯

        2. 10%考察翻譯技巧

        3. 10%考察有無漏譯

        漢譯英審校部分考點有:

        1. 40%考察語法

        2. 20%考察易錯詞使用

        3. 20%考察慣用表達

        4. 20%考察有無漏譯

        總之,審校部分要考察的是針對某一個詞、某一個短語翻譯準確與否、有無漏譯,不涉及整段話措辭表達流暢與否。也就是說,考察的是最基本的審校能力,而不是日常翻譯工作中大段改譯,甚至是重譯。

        揣摩考試大綱后,我開始動手準備來年五月一筆。但在2016年末,我通過了某出版社試譯,開始翻譯一本世界史書,英語源文字數約為40萬,預計60-70萬譯文。雙方約定工期為7個月。

        我知道,這對我來說是一次非常好的機會。因為圖書翻譯有署名權,而且字數多,要求文字美感,也就是說,對翻譯速度、質量要求高。完成這次翻譯項目后,我的英譯漢翻譯能力將躍升一個檔次。最終,雙方簽訂合同,工期為2017年2月下旬到9月下旬。簽訂合同后,我的計劃是,這7個月210天“躲進小樓成一統,管他春夏與秋冬”,只做兩件事——翻譯這本書+第二次備考一筆。

        連續210天不出游、不休閑是我33歲人生第一次。這本書1000多頁,沒有PDF文稿,只有一本影印版書。我先考慮過對著書本翻譯,但轉念一想,這種譯法與眼睛盯視電腦屏幕相比,速度肯定上不去。無疑需要先掃描。朋友幫忙聯系了一個PDF文檔處理工作室,要價3500元。無疑,這部分費用是譯者自行承擔。于是交給家中小妹,她找到掃描儀,拆開書本,一頁頁掃描,再傳到ABBYY Finereader中編輯,隨后再把word文檔一章一章地發給我。當然,小妹畢竟不是翻譯,文字準確與否還得我最終把關。所以,這210天里,我除了邊翻譯、邊備考外,還要做名副其實的“譯前編輯”。我把這部分時間定在了工作效率最低的周六日上午10:30-12:00。因為這個時間段里,我要陪孩子去書法班練習書法。嘈雜的環境中是不可能翻譯的。于是,我把筆記本電腦放在巴掌大的桌子上,一邊翻看拆掉的書稿,一邊看電腦逐字編輯。所幸,掃描質量比較高,但漏掉的也有,段落錯位的情況也不少。頓感頭大,但也只能一段段、一頁頁看,要不然后面的翻譯工作完全泡湯。

        我定下的翻譯基調是:第一,采用杜爭鳴教授的“借鑒同聲傳譯動態順譯做高效筆譯”,70-80%內容用順譯法;第二,揣摩許淵沖先生對董樂山先生所譯《第三帝國的興亡》,做到以讀者為中心,歷史書翻譯要有史筆;第三,做到余光中先生提倡的“白以為常,文以應變”。根據本書源文內容性質,每日翻看《史記》、《資治通鑒》、《天工開物》、《西游記》,并做詞匯表達筆記。

        備考是在每天完成3500字書稿翻譯之后進行。內容還是上面已經定下的各文本翻譯。因為書稿已經是英譯漢了,省去了英譯漢備考過程。

        整個翻譯過程中我一直處于興奮狀態。4個月譯完初稿,大約每月譯英語源文10萬字。打算剩下3個月做兩遍審校。第一遍,對照源文看譯文,就內容準確性再次核實。第二遍,大聲讀譯文,用耳朵聽,看是否做到了節奏流暢,也就是看譯文符不符合文學翻譯對sonority的要求。7月份,孩子放暑假。經不住家人、孩子苦苦哀求,陪孩子去海邊玩了三天。背著筆記本電腦來到當地,白天出去,晚上再打開電腦看稿。所以相當于210天翻譯時間減去了3天。

        距離交稿時間兩個月時,興奮化作了緊張。晚上本來是頭一沾到枕頭就睡著,現在要花上一個多小時。入睡后,夢中全是譯文,糾結具體詞語的譯法。休息不好,精力不夠,對我來說是另一重挑戰。因為愛人常年在非洲工作,婆婆身體不好,沒法照顧孩子,做飯刷碗拖地等家務雜事,孩子日常起居、學習監管都在我身上。為了節省時間、保持精力,這二百多天我的活動半徑大致是在家周邊兩公里左右。除去采購日用品、陪孩子上興趣班、每隔一天在跑步機上慢跑3公里保護頸椎腰椎之外,幾乎都坐在辦公桌前。隱士般的生活體驗讓我透視了翻譯人生的本質,徹底養成了坐冷板凳潛心沉淀提升的習慣。

        備考方面,前四個月翻譯勞累之余,我看了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》、楊必先生譯《名利場》等,再度熟悉時政材料、翻譯技巧。為把握審校題中的語法考察點,我再次翻看Longman Grammar of Spoken and Written English(英文版,市面暫無中文版)。這本書我從2014年10月3日開始看,到第二次備考時已經看過一遍,準備看第二遍。除了從中揣摩語法外,我知道,翻譯技巧源自英漢雙語差異。而英語高度形合,注重語法形式。不掌握英語語法,不僅改不出審校題的錯誤,也直接決定英譯漢的翻譯水準。比如:這本語法書對英語抽象名詞的解釋讓我意識到譯成漢語時,要多用后飾句,從而成就漢語行云流水的連動式節奏。關于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》的閱讀,因為時間關系,沒能做成筆記。采用的辦法是挑取關鍵段落做視譯,再對照譯文。審校部分,我又找到大綱樣題,做了兩遍,再度揣摩。

        不知不覺,又到了2017年考一筆的日子。進入考場前的感受是,英譯漢不會有問題,漢譯英反應速度上肯定要比英譯漢慢一些,審校部分有了大致思路,有了一定把握。走入考場,發現英譯漢是學術論文。這種文體必須保持術語一致性。翻譯技巧上要注意長難句處理,其他的就用不到太多了。我譯得比較順利,但明顯感覺手寫很別扭。下筆很容易有“搜狗輸入法聯想型”錯別字。很顯然,書稿翻譯讓我提高了翻譯速度,但參加筆試考試必須下“手”,要不然眼睛看紙面源文的速度、手寫的速度與大腦處理速度不匹配,而且還有錯別字,扣分風險還是不小。漢譯英部分考的是制造業中的“溢出效應”。我對這種經濟類材料不是太熟悉,感覺有幾處沒譯準,而這幾處在帶入考場的《新世紀漢英大詞典》上查不出來。也就是說,漢譯英我準備得還是不全面,只準備了政治材料,沒有準備經濟材料,導致思維不夠敏捷,語感有些跟不上去。做審校部分時,明顯感覺眼睛亮了不少,英譯漢審校有兩三處不是太確定。做到漢譯英審校時,時間只剩下大約15分鐘。雖然有把握的增加了不少,但速度上還是不太快。沒把握的有五六處之多。

        走出考場,我的直覺是這次考試要比第一次好很多,但要達到考試線似乎還有幾分距離。

        2017年7月成績公布,與我預想一致,成績53分,離合格線差了7分。但不管怎么樣,我離正確方向邁出了一大步,對如何備考有了更清晰的認識。只要再堅持一次,肯定沒有問題。

        雖然再次敗北,眼睜睜望著一年匆匆而過,但此時距離交稿只有兩個月了。我沒有時間感傷、憤怒、沮喪,因為那種不健康的負面情緒只能影響思路。我把馬歇爾的一句話打印出來,貼在書桌前。

        I cannot afford the luxury of sentiment. Sentiment is for others. I cannot allow myself to get angry, that could be fatal-it is too exhausting. My brain must be kept clear. I cannot afford to appear tired.

        交上書稿后不久,很快得到了出版社的好評,他們說這種譯文正是他們想要呈現給讀者的文字。隨后幾個月里,他們又先后給我了兩個書稿。考慮到再次備考,我把這兩次出版機會推薦給了朋友。他們是我通過第四次翻譯資格考試征文活動結識的考生好友,志同道合。在日常翻譯生活中,我們互相鼓勵打氣,為孤獨的翻譯人生增添了動力和生機。我希望他們也能有自己的譯著。

        圖書翻譯告一段落,忙碌的職業譯員生活再次拉開序幕。我繼續全面接觸各種文本——科技、法律、公文、劇本、廣告、文化,把握各文本翻譯規律,并以開放心態學習翻譯技術,掌握了譯前譯后編輯+機器翻譯+計算機輔助翻譯竅門。但有一個問號始終縈繞在腦際:從前兩次考試來看,一筆考試有相對固定的文本領域,手寫速度要上去,審校分寸要把握好,我該怎樣投入時間、精力高效備考,務必此次通過考試?雖然高強度職業翻譯實踐對我提高翻譯能力有決定性作用,但任何一門考試都有規律可循,要通過考試,就要量體裁衣、對癥下藥。打個比方來說,調理全身狀態固然是好,但治好某處炎癥必須吃相應的藥,而且要達到一定劑量。

        權衡對比之后,我下定決心從2018年3月16日開始兩個月全身心備考。備考策略如下:

        英譯漢方面:背扇貝單詞中的GRE單詞,并針對難譯詞,查閱陸谷孫先生主編的《英漢大詞典》,列成表格;每天動筆譯《經濟學人》或《紐約時報》6段,限時一小時;譯楊必《名利場》,揣摩翻譯技巧;每天讀明清筆記小說,如《警世通言》、《浮生六記》等,讀林清玄散文、《長恨歌》等茅盾文學獎小說,并下筆摘抄,起到記憶、練字作用。

        漢譯英方面:讀、背十九大報告雙語文本,并下筆翻譯,不限時,但必須反復揣摩,避免寫錯英文單詞扣分悲劇;快速視譯法學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》,并做筆記;經濟方面,從世界銀行網站下載單語文本,熟悉制造業、貿易等最新詞匯表達。同時,看楊憲益先生譯《紅樓夢》開闊眼界。

        英譯漢審校方面:讀Longman Grammar of Spoken and Written English+《柯林斯英語語法大全》,透視英語語言。

        漢譯英審校方面:讀平卡姆《中式英語之鑒》,并下筆做其中的病句修改、課后練習,絕不眼高手低,絕不放過一道。

        就這樣,結合2017年第二次考后學習成果,到2018年5月18日考前,我復習了兩千多個GRE單詞,查閱了100多個難譯詞的詞典例句;動筆翻譯了40篇《經濟學人》+《紐約時報》文章;譯了兩章《名利場》,并做表格分析;把十九大報告背了三遍,分成虛化表達、實義表達、格言比喻三個領域做筆記,每天下筆譯大約100字,再與譯文對比,體會差距與錯因;看完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》第一卷關鍵段落,達到一看到原文,就能快速做視譯的水平;熟悉了經濟貿易金融類詞匯表達,思路更敏捷;把平卡姆《中式英語之鑒》中的病句修改做了兩遍,弄清楚了一筆考試審校題的本質——但求acceptable,不求elegant。最重要的是,對材料中正誤表達高度敏感,“視覺”更銳利,做到了《中式英語之鑒》中所說的“Sharpen judgment”;閱讀《紅樓夢》中英文稿5章,開闊了視野,同時加深了對GRE單詞的記憶。

      (圖1:陸谷孫《英漢大詞典》重點詞匯學習)

      (圖2:經濟學人/紐約時報翻譯)

      (圖3:楊必譯《名利場》分析)

      (圖4:十九大報告學習)

      (圖5:十九大報告實義表達總結)

      (圖6:十九大虛化表達總結)

      (圖7:十九大格言比喻總結)

      (圖8:經濟貿易類材料學習)

      (圖9: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》學習)

      (圖10:十九大詞匯表達動筆試譯)

      (圖11:《中式英語之鑒》修改病句)

      (圖12:《紅樓夢》翻譯學習)

        2018年5月20日中午,坐在賓館,我把隨身帶來的學習材料整理到行李箱中,向考場走去。找到座位后,把兩本字典放在桌子上,回望備考60天、每天學習8小時的時光,心中涌起一湖靜水。回味TED演講嘉賓說的一句話:Trust the process; distance yourself from the outcome.

        試卷本發下來了。英譯漢是促進出版業多元多樣,有幾個難詞,我已在備考過程中對照《英漢大詞典》列入表格中,比如:establishment。漢譯英是航空公司簡介,有幾個詞拿不準,但可以查字典解決。英譯漢審校10道題中,有幾個是單詞翻譯錯誤,有幾處是短語理解錯誤。漢譯英審校材料依然是時政類,我把它當作劣質版十九大報告翻譯。但很明顯,此次難度加大。難在哪兒?2016年、2017年都是分成一兩句,讓考生在分好的小段落里找錯。但這一次只有兩大段。第一段大約四五句話,讓找出兩處錯誤。第二段大約有十句話,要求找出另外八處錯誤。這就對審校功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:如果不高度熟悉時政材料,會徹底慌神,最終顧此失彼,白白把錯誤表達放過,鉆到牛角尖里去。什么牛角尖?那就是有的譯文表達如果按照“雅”的標準來看,的確是不合格的,但以一筆審校標準來看,也是可以接受的。這是我從平卡姆《中式英語之鑒》中得到的關于審校分寸的最大收獲。這次漢譯英審校題中,很明顯的錯誤有:法治(law-based),審校材料是law-basing;信息化(IT application),審校材料是computerization;廣泛(extensive),審校材料是varied;有一處漏譯,地區間(between regions)。滑溜溜不好確定的是依靠人民,審校材料是by the people,但我認為是relying on the people;穩步走向共同富裕,我改的是make steady progress toward common prosperity,不記得審校材料是什么了。改得肯定沒問題,但麻煩在于,如果改了這一處,似乎還有一處也是錯的,但題目只要求改出8處。總之,要對時政材料高度熟悉,要不然思維絕對跟不上去。更不用說,考試時間沒把握好,審校題根本沒時間做,那就完全沒有通過的可能了。時間方面,我這一次把握得很好。英譯漢1小時,漢譯英1小時,英譯漢審校30分鐘,漢譯英審校30分鐘,幾乎都是按著考題設置要求來做的。

        做完整本試卷,我的直覺是:英譯漢比2017年學術文體要難,有兩三處詞語翻譯欠妥,有一句話譯得不是太流暢;漢譯英比2017年簡單,有兩三處表達不是太準確;英譯漢審校10處錯誤肯定都挑出來了,但有一處改得似乎欠火候;漢譯英審校有2處錯誤挑得不對,剩余8處都挑對了,但有2處改得沒把握。雖然我把十九大報告背了三遍,但因為時間短,知識點多,有些表達還是沒能想出各種可能的譯法,因此在做審校題時,在個別地方再次陷入“草木皆兵”困境。

        審校題每道2分。這意味著兩處審校題每處必須答對5處以上,才有通過的可能。所以,走出考場,我的預感是,2018年能通過一筆,但分數不高。

        7月20日上午10:00,去中國人事網查成績,顯示為61分,預感驗證為真。

        不過,能通過考試,還是很高興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大收獲。3月16日備考前,我已給自己定好期望值。那就是按照CATTI首位通關者許光亞老師的辦法——以學促考。萬一不能通過考試,這段難得的充電時光肯定會讓我的翻譯水平上一大臺階。考試后不久,6月份,我接受某翻譯公司的委托,為中國某作家翻譯去美國推介圖書的作品介紹。翻譯難度比較大。半年前,我翻譯這種文本時,一般要通過谷歌、語料檢索等工作搜索拿捏不準的表達。而這一次,我幾乎是在word文檔中一氣呵成,速度、質量大幅提高。看到譯文后,委托翻譯方很滿意,我對自己也感到驚訝。一切努力都不會白費。

        而且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三次走入一筆考場,在有些人眼中可能不值得。不就是一張證書嗎?還記得2015年7月,我在一次通過三筆、二筆后發了長微博總結經驗教訓,有人表示懷疑:至于嗎,就為了一個CATTI考試,還辭職?

        但對于一個少年時就需要自食其力,獨自面對貧窮帶來的恥辱,在學業職業選擇的關鍵時刻無人指點,只能靠大量閱讀、打拼實踐完成自我教育的人來說,機會有限,選擇不多,必須時刻保持清醒冷靜,懂得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不想要的是什么,然后去做一個純簡的人。

        而且,對于翻譯職業,這個以運用文字為生、知識高度密集的職業,西方領導學奠基人Warren Bennis所說“Three years is considered a career.”完全適用。一年打基礎,三年上臺階,五年大發展。學問事功,大抵如此。

        此外,人工智能時代,要求翻譯職業必須全面調動機器翻譯+譯前譯后編輯+計算機輔助翻譯。譯者必須做好語料庫、術語庫,訓練機器,收割譯文。這些工具手段能幫助譯者大大提高翻譯效率,但也藏著一個大陷阱——過分依賴機器必然導致創造力下降,自身地位岌岌可危。因此,作為從事知識經濟的譯者既要全速前行,又要適時慢下來,嘗一嘗莊子所說的“心齋”。而準備考試、參加考試就是這樣“一志集虛”的齋戒。

        有人說,音樂書法養心。從事翻譯職業的人大概都不會反對,翻譯也養心。朝夕恪勤,守以敦篤,會涵養《莊子養生主》中描述的閑豫從容——提刀而立,為之四顧,為止躊躇滿志,善刀而藏之。

      成人在线影院网站